Sprinner五川

小熊维尼可爱,想要毛茸茸的小熊维尼

翻译补档
从第二张图片开始

    时隔三年,终于把初吻第二部给看了。苏菲玛索14年上春晚,后,因为喜欢她那种气质,飞快地把她的处女作《初吻》给看了,看得懵里懵懂大概是因为中法的价值观感情观还是不一样吧。原本觉得都换男主了,绝对不要看第二部的,但上周五看完了还是很喜欢(打脸)。大概是终于成长到能够理解这种感情故事的程度了。两部电影的主题曲“Reality” 和“Your eyes”都已经进入我的循环播放歌单。

    第二部几乎全部再现了第一部的元素(这让我感觉很微妙,不知该说好还是不好),可又是不同的故事,女主晒黑了长高了发育了,眼神也与两年前不同了。观看时可以细微地体会到第一部第二部中男主与女主相处时的态度方式区别,也能看出第一部的感情对女主性格的影响,这种区别好影响也指明了感情走向,是很顺理成章的。

    这两部电影的结尾真的是让我赞不绝口的,画面定格于女孩子的笑脸,再缓缓响起主题曲,这种处理让人感觉意蕴悠长,回味无穷(而我词穷,捂脸)。

    找了张六个小主演的合照,怎么这光线让白种人都变得那么黄_(:з」∠)_

B站上有高清资源,翻译得也比百度云盘上的那些好。第一次看的是百度云盘上的分享,翻译得不知所云,看画面都知道不对。

就是今天,阿不思和斯科皮会相遇了,新的故事要开始了

看到这里简直了,被选为级草还有小蝎子陪伴的阿不思,人赢啊,雨果都看出来了!

【授权翻译】三次阿不思因斯科皮而陷入麻烦 一次他没有

原作者:Hikarinimichitasora
纠错小能手:Lyndiafox
原网址: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38100

Summary:阿不思决定回击那些讲斯科皮坏话的家伙,但他总是因此被抓住或“阿不思从两位与自己同名的前校长那得到什么意见以及终于表达出自己的感情。”

 -----

1.

    麦格纳格尔的办公室里挂着前校长们的肖像,阿不思见过一次,只有一次。那次他和他的父母还有斯科皮在这,那种充满肾上腺素、愤怒、恐惧的氛围还历历在目,真幸运他竟然从那种境况下活着出来了。

    当他爸爸讲述过去的冒险时,从没有提过那些真正的情绪。哈利.波特从来不讲那些深入骨髓的恐惧、或得知朋友们安全时那种汹涌的如释重负感。思考到这,阿不思才发现自己父亲并没有真正地讲好那些让他变得有名的故事,阿不思都是从别人那里了解到的。

    不过现在他又坐在这里了,盯着肖像墙等着麦格教授的呵斥,为了他对萝丝的飞天扫帚施法一事——每次萝丝一坐上去它就会像个烧水壶一样喷蒸汽……嘛,在没人想被喷蒸汽的地方。

  “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有人在叫他。阿不思抬头扫视打着盹的肖像们,想找出是哪位校长在叫他。只有两张肖像是醒的。

    阿不思.邓布利多闪闪的蓝眼睛透过半月形的镜片盯着他,鹰钩鼻上西弗勒斯.斯内普深黑阴郁的眸子盯着他。阿不思在椅子中转了个身。

  “我就要被麦格教授骂了,好心不想再被你们骂了。”他这么抱怨道。邓布利多被逗笑了,斯内普看起来更生气了。阿不思仔细地盯着他看。

    虽然他的大名是来自于邓布利多的,但他总对自己教名的来源更感兴趣。他们都是斯莱特林,有时候阿不思会觉得他与这位老师比他爸爸形容得还像。

    在此之前他从没有机会与他交流过。

  “上一次我见你的时候你比现在糟多了,受了重伤躺在医院,很高兴见到你现在还活着一条命这么有生命力啊。”他的声音就像是世间的爷爷一样,洋溢着活泼和愉快。阿不思皱起眉毛,他不是很想回忆起那一天的事。被爸爸要求必须与斯科皮绝交什么的,再也不要了。

  “典型的波特,整天闯祸现在还连累我的学院被扣分。”斯内普冷笑着说。阿不思从邓布利多的方向转向他,仔细地盯着他,回敬道,“我猜您一定是一分也没有被扣过吧。”

    斯内普不悦地皱起眉头,不习惯被波特这样注视,眼神暗沉严肃,“我是这个学校的教授,你需要尊称我‘先生’。”

  “好了好了西弗勒斯,别对这男孩那么苛刻。我听说,他是因为扰乱格兰芬多的魁地奇练习才被抓进来的,你应该高兴才对。”

  “如此卫斯理之流的恶作剧方式根本配不上斯莱特林。”

    阿不思转了转眼珠,“不过是因为我被抓到了,要是我没被抓到,你肯定觉得我就是个天才。”斯内普的眼神闪了闪。

  “我看出来了,你肯定继承了波特和卫斯理最差的品质,”他这么说着,嘴角却是微微上扬的。阿不思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弄懂这个人,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书里面描写的或是阿不思听说过的样子。他真的是在跟斯内普对话吗?

    不过邓布利多都叫他西弗勒斯了,所以的确是他吧。

  “抱歉让你久等了波特。”麦格教授在这时走了进来,神情严肃地坐下。阿不思这才把视线从肖像上移开。

  “我收集了各个目击者的说法。庞弗里夫人说那蒸汽处于让人难受但不至于烫伤的温度。算你走运,否则等着你的就会是一年的禁闭惩罚了。”麦格教授不带感情地说,把那肯定是写着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证词的羊皮纸放下。

  “现在你的惩罚是,留堂一个月,去帮霍琦夫人维护魁地奇的场地,你得用麻瓜的方式。”她说。阿不思点点头。如果他爽快地接受了,也许麦格教授就不会写信通知家长了。即使他爸爸有些善解人意了,自从,自从……但离两人心灵相通还远得很,由其在这种物理距离也很远的时候。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波特?”阿不思歪歪头。

  “当然了,教授。”他听到斯内普在麦格教授身后冷哼了一声,但他也没有抬头。

  “为什么你要对格兰杰-卫斯理的扫帚施咒?在她很明显会发现是你做的的情况下?”麦格教授问道,“我以为你会更聪明一点。”

    阿不思看着地面。他知道为什么。因为斯科皮为魁地奇刻苦训练了一整年;因为另一个追球手受伤了斯科皮终于有了机会;因为萝丝终于同意跟斯科皮约会;因为斯科皮绝不会去对抗萝丝;因为……

    因为……

  “因为我当时觉得会很好玩。”他回答。麦格教授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好吧,但它会导致你接下来的时间不那么‘有趣’。你可以离开了,波特。”她指了指门口。阿不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2.

  “又是你,波特?”斯内普冷笑。阿不思摊进麦格教授给他准备的椅子里。她嘴唇紧抿,背挺得笔直,魔杖被她紧紧抓在手里。

    阿不思飞快地用袖子擦干嘴唇上的血迹。

  “打架。”麦格教授说道,声音里隐藏着愤怒,“麻瓜式的打架。”

  “我认为他得跟他爸爸受到一样多的禁闭。”斯内普慢慢说道。阿不思抬眼看了看肖像。

  “西弗勒斯,如果你能不插手的话我会很高兴。”麦格教授怒说道。在斯内普身后,邓布利多打盹打得很安详,阿不思不知道这是否是个好征兆。

  “我学院的学生,用麻瓜的方式打架?看来他需要为如何使用魔杖来一场补习。”斯内普冷笑道。麦格教授转过身盯着他的肖像用眼神让他闭嘴,斯内普不得不转头假装马上在别处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那么……这次又是因为什么?”麦格教授问,手掌平撑着桌子神情严肃。

  “他说斯科皮的坏话,”他咕哝道,“他说斯科皮能加入院队是因为大家可怜他是没妈妈的孩子。”

    麦格教授的神情缓和了一点。

  “这我之前可没听说,”她说。阿不思紧紧握住了椅子把手。“马尔福听到他说的话了吗?”

  “没有。我觉得没有必要让他知道。”阿不思小声地说,“他会很难过的。”

  “我恐怕这不会是你最后一次为了维护马尔福的名誉而打架,但至少这次你能够减轻惩罚了,”麦格教授安慰道,“现在,快跑去庞弗里夫人那里让她给你的嘴擦点药。”

    阿不思不需要被提醒第二次了,他看见邓布利多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他,脸上露出好奇的表情,但他没有等着前任校长吐出任何智慧的话语。

 

3.

  “当真的吗?波特?又是你?你就不能用你的嘴或者魔杖去捍卫你好友的尊严吗?”麦格教授说道。这次阿不思就没那么幸运了,她已经用猫头鹰通知了他的爸爸。他知道他得被教训了,那种他永远没准备好,永远不想听的似乎有深刻意义的谈话。

    麦格教授夹了夹自己的鼻子。

  “在这里等着,我得去把你爸爸带到这来,在……他跟你哥哥谈完之后。”接着她匆匆走出房间。

    詹姆斯这次也参与了斗争。这似乎,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波特兄弟站到了同一战线。阿不思不是很知道为什么詹姆斯这次会打算帮斯科皮,这显然与他平时的人设不符。

  “妈妈跟我说了一些事。”詹姆斯这么说道,在他终于停止喘气了之后。即使她跟他说了什么答复得模棱两可的,在隆巴顿夫人匆匆把詹姆斯押回格兰芬多塔的时候阿不思也来不及问了。阿不思径直走去校长室,毕竟他惹麻烦太多次已经轻车熟路了。

  “啊哈,你又来了,阿不思。”邓布利多说道。阿不思看向他,斯内普和邓布利多都从墙上盯着他。这一次,阿不思没有坐下来,他绕过桌子跟肖像们面对面。

  “我知道斯内普要说什么,我总是被抓根本不像个斯莱特林。”阿不思说着交叉起他的胳膊。邓布利多笑了,斯内普只翻了个白眼。

  “很显然,你非常擅长制造混乱。但我认为一半以上的事其实教授们并没有当回事。”邓布利多温柔地说。阿不思脸上扬起了微笑。

  “我可不会这么去想,就算这是真的。”他答道,发现斯内普脸上轻蔑的表情退去正在仔细地打量他。

  “你对你的朋友很忠诚。非常非常。我很少在学生当中见到这么诚挚的友谊了。”邓布利多评价道。

  “斯科皮什么都没有做错,他不该得到那样的评价诋毁。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阿不思强调到。邓布利多点点头。

  “我并不怀疑你的话,孩子。当我还是青少年时,我也,跟我的朋友有这么牢固的友谊,即使那时我没认出一些真正的动机。”

    阿不思皱起眉。“什么叫‘真正的动机’?我只是不能在别人说斯科皮坏话时袖手旁观!特别是经过的上一年的事。没人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即使我告诉他们他们也不会信。所以我得保护他!”怒意蔓延在阿不思的脸上。

    邓布利多扯扯自己的法袍。

  “也许,有时候,最大的动机是真诚的友谊。即使,我不认为你对小马尔福的保护也是因出于此。”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阿不思沉着脸。斯内普发出嘲笑的声音。

  “校长是让你去跟马尔福男孩坦白你对他的感情,波特。然后你就应该能用比把别人鼻子揍出血更好的方式去保护他了。”

    阿不思张大了嘴。

  “你怎么……我没有跟任何人讲过!”他叫道。斯内普叹了口气。

  “为什么每一届学生有会觉得他是唯一会暗恋别人的人。”他板着脸说。邓布利多笑了起来。

  “你会惊讶于人们在不知道他们在被肖像偷听着的时候会说些什么。”阿不思怀疑自己并没有很大声的说出来过,但他也记不清楚了。

  “我不想毁了我们的友谊……”

  “波特,快坐下,哈利,你也坐,我想这会花一段时间。”麦格夫人的走进打断了这段对话。

    阿不思在这谈话中一言不发,他能感觉到那两双眼睛在盯着他,明亮的蓝色和阴郁的黑色。

 

4.

 “我爸爸在魔法部工作,所以我知道,去年之所以开了那么多次紧急会议是因为他们发现马尔福是乱伦生出的小孩。”

    阿不思看到斯科皮的脸变得苍白,看到他拳头紧握,看到他肩膀颤抖。

    他们正在礼堂的中间,阿不思不肯在没人发现的情况下施咒。那些拉文克劳们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能被斯莱特林们听见。

    那一瞬间,阿不思只能做一件他唯一能做的事了。他伸出手,握住了斯科皮的拳头,拉住他。斯科皮瞪大眼睛望着他。

  “你在干嘛!我们不能在吃早餐的时候牵着手!他们会说我们是……我们是……”斯科皮声音减弱,两颊浮出粉色,明显他说不出口。阿不思鼓起勇气。

    人们总是管不住嘴,他们从没停止过说闲话。也许这举动会导致很糟糕的结果,但斯科皮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了,他只注意着他,阿不思,一个人,所以阿不思觉得这就很好了。

  “所以呢?难道他们就没传过我们两个有什么关系了吗?至少这么做我们能把控流言的风向了。”他这么说着,斯科皮盯着他就好像他换了一个脑袋。

  “阿不思,你不可能是认真的,”斯科皮这么说着,阿不思却注意到他没有推开他的手。慢慢的,紧握的拳头也在他手中松开。

  “如果我是认真的呢?”他努力把控住自己的声调,赌注在这句话的双关里。

  “你是……你是在约我吗?就在礼堂里面?”斯科皮问,声音已经有点颤抖。阿不思咽咽口水,乞求从母亲那一支得到点勇气。

  “没错。”他努力显得漫不经心,“你知道,如果你想的话。有人要我跟你坦白,嘛,就像个失败者联盟一起反抗世界那样。”

  “你想跟我约会是因为我是失败者吗?”斯科皮的脸垮了,“因为没其他人愿意?”

  “什么?不是!”阿不思知道他说错话了。“斯科皮你是我见过最好最棒的人,我只是……唉,忘了这个提议吧,它真的很傻。”

   “不!不!”斯科皮把他的手抓紧了,“你其实……这段时间你打架,是为了保护我吗?”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阿不思小声地说,但斯科皮在他脸上找到了答案。

  “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你真是个傻瓜。我会和你去约会的。”他的神情表明现在先别打断他,“不过不是因为要什么失败者联盟,或者是因为需要某个人站在我这一边、保护我之类的,是因为我喜欢你!”

    阿不思呆了一会儿,他回想起过去几个月他做的让自己陷入困境的傻事,他还总是想着要埋葬对斯科皮的感情就当个幕后英雄,想着这些对他俩更好。

    然后现在,斯科皮握着他的手,在礼堂里,即使所有人能看到也无惧。

以前的他真是个傻瓜。

  “我也喜欢你!我去烧萝丝,去打那些格兰芬多,去对那个男孩施……”

阿不思没有讲完,因为斯科皮把羊角面包塞了进他嘴里。

  “我不想听那些事,我很高兴有人叫你来跟我坦白。”斯科皮说着,用空着的那只手艰难地给自己加果汁。“是谁要你这么做的?”

    阿不思摇摇头。

  “这不关紧要,重要的是下一次我就不会被抓到了,因为有你协助我。”阿不思眯眼笑着,被斯科皮狠狠捏了一下。

    当有人注意到了他们的手,小声的讨论迅速传遍了整个礼堂,阿不思看着他们,直到格兰芬多也开始窃窃私语,他看到他的哥哥、萝丝、莉莉都转过头来看着他。

    詹姆斯咧开嘴笑着。

    阿不思回给他哥哥一个犹豫的笑容。他想到了麦格教授身后两位前校长透着睿智全知的眼睛,想到了他妈妈可能对詹姆斯说过的话,想到斯科皮正在他身边微笑。

    他确信自己又陷入麻烦了,但这一次,不用任何咒语,他已经得到了他的想要。

-------END----------------

【授权翻译】Through Harry's Eyes 07 by:bryoneybrynn

 
原文网址: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4584276

分级:M/M

cp:思蝎
——————————
   几天之后,当他们正悠闲地享用早餐;就Lily,两男孩和Harry在。Lily的朋友安娜去参加家庭婚礼了,下个星期才来。天色是有些灰蒙蒙的,早上的雨让他们比平日起得晚些。既然大家的心情都平静而愉快,Harry认为这是他公布惊喜的一个完美时机。

  “这是什么?”Albus拿起Harry推到他面前的信封。

    Harry笑了,“打开看看。”

    Albus从信封里拿出一沓纸,带着疑惑地看着它们,Scorpius也凑过来看。

  “这是……我想的那个东西吗?”过了一会Albus问。

  “这是格里莫广场12号的地契书。它是你的了,如果你愿意的话。”

  “什么!”Lily尖叫了起来,从位置里蹦出来去看那文件。

  “嘛,你知道,当你们跟我谈了那么多,我有了这个主意。你们在伦敦总要找房子住吧。”

  “是的,但是爸爸,这是小天狼星的房子。”

    Harry温柔地笑了,“我知道,所以我更想把它给你们。Scorpius又布莱克的血,那房子等于跟你们俩都有关系。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地方去开始你们的新生活吗?”

    Albus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可是你不想要吗?”

  “Al,那房子空了二十多年了,那里面有我太多的回忆,这让我很难去卖它,给你们使用时最好的处置。除非你们不想要,我也能理解,即使重新翻新,它也有点太过时了。”

  “不!我们想要!”Al赶紧答道,逗得Scorpius哈哈大笑,“相信我,我们很想要。”

  “你这个幸运的混蛋(bugger)!”Lily打了一下Albus,“我超爱这栋房子的!你最好给我留个房间!”

  “永远为你,Lils。”Al说着单手将她抱得更近。

    Scorpius看着Harry,严肃又认真,“波特先生,你不必要这么做的。”

    Harry笑了,他听出了Scorpius的言外之意。“我知道,但我想这么做。”

  “这太贵重了。”Scorpius坚持到。

  “这不比我们给James的毕业礼物贵很多,你以为我们为他在曼切斯特的房子付了多少钱。”

 “哦!那我毕业时能得到什么?”Lily叫了起来。

    Harry看着她,“等你先毕业,然后我们再来为礼物而苦恼。”

  “那会很有趣吗?”

    Harry转转眼睛止不住地笑了起来,“反正,等你毕业后的第一个九月礼物会被准备好的。”

    Albus把地契放下,晃晃头,明显高兴得不得了。“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爸。”

  “说你很高兴就好了,那就是我最关心的。”

  “哦!我是超级高兴的!”

    之后的早餐时间他们都兴奋地聊着,Albus和Lily给Scorpius描述格里莫广场,讨论着该如何改装那套房子和他们想新置的东西。Albus和Scorpius先离开了餐桌,留下Harry和Lily。当他们看到Albus在转角故意绊了Scorpius一下并趁势吻上他的脖子,父女俩相视而笑了。

  “我真为他俩感到高兴。”Lily说,“虽然,我还是很伤心,我遇过最棒的男孩子跟我哥在一起了!”Lily俏皮地对Harry挤挤眼,“不过见到他们终于在一起也是太棒了,我有时真担心Albus会笨到永远想不通然后毁了这段关系。”

  “是啊。我想那大约是遗传了我,我对恋爱这事就没有擅长过。

  “反正你最后成功了。”Lily用手肘推推爸爸,“Al也是。”

  “这就是波特家的男人。”Harry笑了起来,“爱情里的幸运儿。”

 

2024年九月(两个月后)

    当格里莫广场12号的大门伸展到他们面前时Harry看见了Draco的冷笑。

  “又怎么了。”

  “你竟然敢给他们这栋房子。”

  “怎么了?他们需要住的地方而这房子刚好是空的。”

  “是的。没错。我是指你竟敢在我的眼皮底下这样做。”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波特,你从我这偷走了布莱克的房子,却让它空在这里二十五年,到处都是耗子和狐媚子,梅林才知道还有什么在里面筑巢——你真是恶毒。”

  “没有东西在里面筑巢!”Harry连忙抗议,“我没住在这里面不等于我没有定时维护它!”

    马尔福给了他一个怀疑的眼神。

  “另外,你该这么想想,”Harry露齿一笑,“它可能并不是你的,但至少Scorpius住进去了。”

  “多么仁慈的波特啊。”马尔福夸张地抖了抖,“这才是最糟糕的地方。我知道我年轻的时候有些傻,但我确信我已经为那些幼稚行为付出了代价,你是为什么还要这样惩罚我?”

  “没错,因为看见你的儿子安全又快乐就是最大的惩罚。”

  “他都跟我说了,关于你们小小的谈话,关于你是怎样完全地误解了他们俩的关系。”

  “只不过是些误会。”Harry咕哝道。

    马尔福大笑了起来:“我得说你傻得超出了我的想象。”

  “嘿!所有人都可能犯同样的错误!”

  “唔……只不过除你之外没有人,连Astoria都知道,她只见过他们俩在一起两次,而你,过去七年的暑假一直和他们在一起。多么令人羞愧呀!我说,你真的是傲罗们的头头吗?”

  “当关系到自己的家庭时本来就没有那么容易看清。”Harry辩解道。

  “呵,就连眼瞎的陌生人也能看出他们俩有什么。”

    Harry只能移开他的眼睛。

  “告诉我真相吧,格兰杰才是杀了伏地魔的那一个,是吧?因为我实在不觉得那个没鼻子的怪物会应付不来你这种笨人。”

  “闭嘴吧蠢货。”Harry回应,然后登上了台阶。

    马尔福很快跟上他的脚步,“智障。”

  “饭桶。”

  “倒霉鬼。”

  “自以为是的家伙。”

  “疤头。”

  “雪貂脸。”

    他们走到正门时马尔福上前敲了敲门,转身笑着继续说:“四眼天鸡丑八怪。”

    Harry怼回去:“娇生惯养周扒皮。”

    门开了,他们的儿子们一起出来迎接。

 “快进来!”Albus兴高采烈地嚷着。

    Harry和马尔福依次进门,在玄关换好鞋再跟上兴奋的导游俩。现在这地方跟作为凤凰社基地时已经完全不一样了,Harry马上看出了这一点。当然,他自己也请人修缮过这里很多次,期盼着某天自己能够放下回忆再住进来。但男孩们的改动更大,他们重新刷墙,扩大了窗子,在墙上涂鸦还挂上了很多名画,每一处都鲜艳明亮。不仅如此,他还能从一些装修细节上看出他们的个性。这里像个真正的家了,他们的家。

    在领着爸爸们参观屋子的时候,Albus和Scorpius的手一直牵着,只有在通过只能走一人的窄楼梯时才松开,到最后一级台阶时再牵上。他们领着爸爸们参观了客厅、Lily的房间、书房和翻新过的浴室,终于只剩主人房了。

    男孩们对展示自己的卧房给父亲们感到有些羞涩。那是间以蓝和灰为主色调的有品位的房间,所有家具和床具都很简洁,除了床上那些松软的羽毛枕。Harry没能理解这种装饰的意义,为什么在这么男孩子气的房间里要加成堆的女性化又浮夸的枕头呢?他点评了一下,就听到马尔福在身后嘲笑他。

    他转向那个男人,“干嘛?我只是说,我不是很能理解,讲真,男孩们需要那么多枕头干嘛?”

    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Al突然爆笑而Scorpius脸红得能赶超卫斯理。

  “为了‘操’的问题,波特。”马尔福拖长声调。

    Harry空白了几秒,然后,“哦,噢!”他干咳几声,“没错。”

    Scorpius还是满脸通红不敢看任何人,Albus围住他的男朋友在他耳边悄声说话,结果,Scorpius不可思议地变得更红,把脸埋进Albus的颈间。

    马尔福戳了一下Harry,“讲真,你就是个眼瞎的陌生人。”

    Harry笑了,他太同意这句话了。

-------------------END------------------------ 

 

【授权翻译】Through Harry's Eyes 06 by:bryoneybrynn


原文网址: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4584276

分级:M/M

cp:思蝎
——————————
    Scorpius是在傍晚的时候到达的,马尔福也来了。其实孩子们已经足够年龄不再需要人送了,但他还是来了。
   
    与往常一样,他留下来喝了杯茶,做了他对Harry是个失败的家长和人类的年度总结汇报,检查了各个房间,然后离开。时间也没能让两人成为朋友,但至少缓和了他们之间的仇恨,Harry甚至有些享受跟马尔福的座谈,正常的生活里就是应该有马尔福嘲讽他为无能丑陋的饭桶。

    这次马尔福来造访,没有谈及任何关于Scorpius同居的事,事实上他连两孩子的关系都没有提起。
   
    Harry期望他能主动开启话头,听一听他的观点,希望马尔福能分享他的疑虑,这样就不至于怀着自己是全世界最差的老爸的负罪感了。Harry不清楚马尔福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但他不该在Scorpius之前告诉他爸爸这事,所以他闭口不提,失望于马尔福直到离开也不开启这个话题,徒留他一个人在深深的内疚之中。

 

    那晚Harry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想着两个男孩的事,这发展到底是能修成正果还是让Albus死于心碎。他在这六年的记忆力搜寻,有很多积极地画面能温暖他的心,也有很多消极的画面,像不详的旗帜在空中招摇,引人注目。

    一声叹息后他走下了床,下楼去了客厅。他点燃笔录里的火,伫立在窗边,盯着那火焰陷入沉思。

    几分钟后,他听到有脚步声,有人小声地叫着他的名字:“波特先生?”

    他转过身看见Scorpius穿着睡衣站在门口,还穿着一件Albus的套头衫,Molly织的那一件。老天,真希望马尔福也来看看,要是他知道了自己的独苗穿着一件卫斯理的衣服,可能会被气掉最后一根头发。

  “有什么事吗,Scorpius?”

    Scorpius在门口徘徊,看起来很紧张。“没什么,一切都很好,我听见你下来了,所以我想来和你谈几分钟,如果我打扰了,我马上离开。”

  “没事,你进来吧,我只是有点睡不着,过来放松一下大脑。”

    Scorpius走了进来,坐在沙发的边角上,就是那晚Harry目睹他们接吻并听Scorpius说他对Albus不感兴趣时的那个沙发。

    Harry坐进近处的椅子,“所以,你想谈什么呢?”

  “关于我们,我和Albus。我们交往了。他跟我说了今早的事,他说你对于我们打算搬到一起住的计划好像不是很乐意。”

  “Scorpius——”Harry想说。

    Scorpius插了进来,抢在前面仿佛怕被打断:“您的意见对于Albus来说很重要,对我也是一样,我想也许我们谈谈看能不能改变您的想法,我知道您不喜欢我们交往……”

    Harry叹了口气,“Scorpius,我觉得你是个好孩子,是真的,我对你个人没有任何意见。”

  “但是?”

  “但Al是我的儿子,作为一个父亲,很难接受一个他儿子爱得如此之深而对方没有做相应回报的人。”

    Scorpius眨了眨眼睛,“你觉得我不够爱他?”声音听起来有点十分震惊。

“事实上,我真的不能确定,Scorpius。”

    Scorpius慢慢地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怎么会那么想?”

  “是你们两个的相处方式,从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了。阿尔每次见到你都好像心飞出了月球,总兴高采烈地围着你转。你跟凯特.布格雷约会的时候他难过到死,在那之前我从未见过他极度。当我见过你们冷战,见过这对阿尔的影响——那很让人难过。作为家长,怎么忍心看他受伤成那样。”

  “而你认为那是我的错。”Scorpius没有用疑问语气,只是陈述。

    Harry摇摇头。“朋友之间是会这样的,我知道。你们似乎已经解决了,但上个暑假,呃,我看见你们俩,在这,接吻,然后我听见你说你对他不感兴趣,他得停止你们俩的这种关系。可几个月后,你们就交往了,他弄了个你的名字的纹身,还跟我说要和你同居。你们关系的发展太多波折了,Albus看起来总是受伤的哪一个。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但你就是伤害到他了。”

    Scorpius沉默一会儿抬起头凝视着摇曳的火苗。“我不知道从何讲起,我是说,可能在你看来事情是这样的,但是你全搞错了。我才是先追求他的那一个。波特先生,我是对你儿子一见钟情的。”

    Scorpius对上Harry的眼睛,那坚定的眼神让Harry觉得胃在下沉。他搞错了,他搞错了所有的事。

  “当然我没有一下子就认清楚,第一年我们只是朋友,但不要弄错,他只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从来没有往其它方面想过。然后,你知道的,青春期,四年级那段时间,我很清楚地意识到我喜欢男孩,Albus是那个特定的对象。”

  “四年级?那时候你不是在跟凯特交往?”

    Scorpius点点头。“是的,但那不算真的交往,呃,这要讲起来就很长了,我们还是讲回四年级,很明显我对Albus的情感超出了友谊,而且实际上他也是这样。这可把他吓坏了;他没准备好处理这种问题,所以他开始跟艾拉.肯尼约会,还不断撮合我和凯特。”

    Harry回想起在他六年级Ginny和Dean约会的时候的那种感受,每次看到他们成双出入,他都想砸坏点什么。他试着想象Scorpius当时的感受,知道他们都不在跟心里的人约会,知道其实Albus也对他有感觉。“你怎么会赞成那种做法?”

    Scorpius耸耸肩,“Albus需要我这么做,这样让他待在我身边时比较有安全感。而我,不管做些什么也想让他留在我的生活。说真的,我尽我所能去喜欢她了,去当一个完美的男朋友,殷切的、深情的,可我就是心不在焉。她察觉了,对我大发雷霆,而Albus也开始跟我赌气,我真是,一团糟,那完全就是场灾难。但这一切都向我和Albus证明了,我们只是对对方有感觉。这本来是件好事,但实际上它更糟,让情况变得更差、更差。”

  “更差?”

  “Albus拒绝承认这一切,大概自己是个同性恋的事实吓到他了,他怕同学议论,怕让你和波特夫人失望,怕别人怎么看待他,我觉得他就是不敢接受他自己,你能明白吗?所以他变得犹犹豫豫,来来回回地承认又否定,我真的受够了;我们吵了很多次。这发生在五年级期末,这就是那时我们绝交的原因,我受够了他总是当做我们俩之间什么也不存在,但就算那样我也知道他就是喜欢我的。”

    Scorpius拉起他的睡衣,Harry能看见他左半边的身体,在他的身侧,靠近心脏,能被胳膊挡住的地方,有两个小小的绿色字母:AP。

  “那个暑假我弄了这个,我知道这个不像Albus的那个那么明显,但那时我们还在绝交,要是被他发现我弄了这个,他会把我给杀了。再加上,我也不想让我爸爸发现。我还试图妄想在我爸爸面前隐藏我对Albus的感情,可他一开始就知道。我怕他不让我跟波特家的孩子做朋友,所以一年级时我很努力不提及关于Albus的任何事,讽刺的是我的沉默反而出卖了我。不管怎样我搞了这个纹身,想着不论以后如何Albus永远是我的一部分,就像我用某种方式把他带在身边一样。”

    Scorpius放下睡衣把它抚平,“后来我们终于解决了这些问题,我就不说那些可能会让您尴尬的细节了,总之我们确定了对对方的心意,而且明白只属于彼此。可是Albus不打算公开,但我作为一个马尔福长大,真的已经厌倦了秘密,我从未见过秘密带来好的结果。”

    Harry点头表示同意,暗自猜测卢修斯留下了多少遗产,附带令人憎恶的秘密和谎言,即使那些东西能助你得到一切。

  “我尝试了一段时间,”Scorpius继续说,“我真的很像跟他在一起,但这太难了,明一套暗一套,像个秘密情人。我们又因此争论,这慢慢毁了一切,包括我们的友谊,所以我们想干脆变回朋友,但没成功,因为有些感情你无法忽视。当我终于投降下决定去做Albus想要的一切,只要能跟他在一起,他告诉我他做好准备公开交往了。这就是最后一年。再之后的你都知道了。”

    也许他是知道了,也可能,他还是不知道。听过这番话后Harry怎么还能说他了解这两孩子的关系呢?

  “我明白从你的角度来看我的确对Albus不够热情,但我发誓,我是真的爱着他的。”

  “我相信你!”Harry赶紧回答,“我真的信!我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觉得自己就像个蠢蛋。他怎么能错得这么离谱?他怎么能错过就在眼前的真相?“我很抱歉我竟然对你有过不公正的看法,怀疑你对Al的感情。跟你说实话,我现在觉得自己太傻了。”

  “这可以理解,你只是想保护你的儿子,我可以想象出你的视角。”他扬起了一个小小的微笑,“其实这比我想象的好,若是您是因为我是一个马尔福而不乐意……”

  “不!”Harry大力地摇了摇头,“从来不是那样。”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Harry笑着问Scorpius:“那最后你爸爸看到那纹身了吗?”

  “是的,他去年发现的,差点大发脾气。不过也是,纹身给他的不好记忆比一般人都大。”

    Harry明白那一点,这很难让马尔福接受自己的儿子身体上有标记,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所以你告诉他了?关于你们要同居的事?”

  “还没,我们想从你开始,以为会容易一点。”Scorpius摆出一个怪脸。

    他们又谈了一会,Scorpius先回去睡觉。Harry坐在椅子里凝视着火焰直到它们燃完只剩灰烬,试图数清他对这段关系的所有误解,以及思考能为这对孩子们做些什么。
————TBC——
 

Winnie Pooh 80周年纪念品,软绵绵手感超好!(。ò ∀ ó。)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