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ner五川

小熊维尼可爱,想要毛茸茸的小熊维尼

something beauty in our old day

(鲸组   挪威/冰岛)亲情向 非国拟,大萧条时期米国设定

    阳光正在窗户上泼洒着橘黄色的写意,艾斯兰的目光寻找着那只黑红胸的知更鸟,看它在门前的梧桐树上跳着找落脚点,仿佛从童话中飞出的鸟儿,阳光梳理着它光亮的羽毛。有时它便跳到窗台上来,在艾斯兰的肩头玩耍。
    艾斯兰托着腮望着窗外,他心里有一个伟大计划正在构思。
    冬天的雪下了又化,再凝固成冰,道路光滑一片,一不留神就会滑到。来自北欧的兄弟俩可不畏惧寒冷,冬天是更好赚钱的时机。即使这样,穿着磨破的鞋子在雪地上奔走送报还是让艾斯兰受了风寒,感冒高烧一个星期,脑袋一直晕乎乎的,还好这场病让他长高了些,让他觉得自己又长大了。
    但诺威可不这么觉得,艾斯兰高烧不退的模样把他给吓坏了,即使弟弟一再坚持,他也决不允许他在圣诞节前出门了。
    ”现在可是最能赚到钱的时候!”艾斯兰委屈又愧疚。
    家里的积蓄几乎枯竭(虽然本来就很少,勉强算得上是积蓄),在那个星期里,只要医生开口说可能有效的药,诺威都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
    来到这个国家第七年时,母亲去世了,只留下兄弟俩相依为命,现在已经又过了三年了。
    如今这自由美丽又伟大的国度里,经融危机使到处人心惶惶。艾斯兰到处送报,送牛奶,还在街上捡废品(这可不是什么好干的工作,几乎全街的孩子都对每个罐头每片锡纸虎视眈眈。诺威也禁止自己到水沟里捞废铁了),并每周在街口回收废品的詹姆那里拿到一枚本来只是女孩子福利的长着绿毛的分币。诺威周一到周五在工厂车间里,周六则在任何一家酒吧担任侍者,偶尔唱下歌(收到的小费会多,但这种机会很少)。兄弟俩努力,拼命地维持生活。
    ”我们不富裕(他从不用穷这个字眼)但我有哥哥的爱!”艾斯兰常骄傲地想,”若是富裕就得有柯克兰那样的粗眉毛,我宁愿不要!”
    可是因为自己而让开销变大了,还只能待在家里,自责之心让他每天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但这么点工作量也让诺威不满意:”你在家好好休息就行了,这些都放着我来做吧。”
这间屋子虽然小,但是却是属于他们兄弟俩的,母亲去世前已经按揭完毕。一间厨房一间客厅,木板床摆在客厅的角落(以前三个人,现在只有两个人睡了),一个衣柜,一张小木桌,三把木椅几乎就是他们全部的家当了。
    丁马克托人捎来一点可可粉,像吃油一样谨慎地用,偶尔吃点水果的话,果皮必会留下来做果酱。实在没用钱用的时候就饿几天,挨到下次工厂发工资的时候。
    每天最幸福的时光是在晚上,兄弟俩躺在一张床上,紧密地靠在一起,听诺威读书。那些字句,把在寒风里受冻的心,悄悄地冰释了,它们像是一群精灵,因为它们的降临,这间简陋 的屋子里充满了光辉,阴冷的冬天也大面积的退去。
    诺威和书,都是艾斯兰最喜欢的。
    ”现在我能自己阅读了,还学会了拼写!”艾斯兰笑出了声。几个星期前他发现自己语言和文字的隔膜已经被打破了,阅读不再费力”而诺威现在还不知道!”
    伟大的计划已经成型,艾斯兰决定给诺威写一封感谢信,代替以前购买廉价商品,作为圣诞礼物。不知诺威收到后不知会不会惊喜?
    窗外的景色变换着,屋檐上的冰凌在一滴一滴地融化,那声音像是铃铛般悦耳。知更鸟仍是窗台上的客人,它洞悉所有季节的秘密。艾斯兰把字句写在纸上时,阳光仍旧在窗户上泼洒着橘黄色的写意。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