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ner五川

小熊维尼可爱,想要毛茸茸的小熊维尼

extra

  一看12月简直什么都没写sad

  挪冰双性转,友情向,想写女孩子间微妙的友谊

------------------------------------------------------------------------

     “我的化妆包你拿回来没有?”开门艾丝兰的第一句话把诺薇的好心情给吓没了。

   为迎接圣诞节,学校要在20号举办了欢庆晚会。为了准备上台的表演,诺薇所在的器乐队训练了一个多月。一切都打点妥当确定好服装场次站定位置后,队长说:“记得化妆!”

   这可苦了素颜女诺薇。

人生18年只有小学时期为上台表演给自己画过被称为“猴屁股”的腮红,成人礼上被母亲画了鸡肋般的妆束的诺薇很想拒绝:“演奏铜管乐器就不用化妆了吧,涂了口红什么的话,说不定会把乐器弄脏。”

  “不行啊,这是学校要求的。再说不化妆的话灯光打过来台下看起来会很恐怖的。必须要化妆噢!”严格执行规定的也是不懂变通的队长再次强调。

   苦苦研究时尚杂志却仍不敢在自己脸上下手的诺薇在19号晚上接收到了将作为后台工作人员的舍友艾丝兰如同救赎般的消息“学校请了化妆师来,不需要自己化妆。”

   “真的吗?!”雀跃之情刚上心头,眼珠一转又提出要求:“小艾丝把化妆包借我吧!化妆师的化妆品给那么多人用过,总觉得很不卫生啊。”

    一阵沉默,艾丝兰撇了撇嘴。

    舍友艾丝兰是家境富裕的娇小女孩,平时沉默寡言,有些想法十分天真,脸红起来特别可爱。“大学还是要好好打扮一下吧。”被母亲塞了眉笔了以后开始研究化妆,每天默默坐在梳妆镜前练习画眉毛和画眼线。女孩子的天性让化妆包也日益重了起来。

 “拜托你?”诺薇有些忐忑,果然还是不行吗?

“你需要什么我帮你整理一下吧。”最终还是点了头的艾斯兰被诺薇发现耳后红了起来。

 

 

20号上午睡了个懒觉的诺薇醒了已经十点了,艾丝兰似乎已经出发去布置场地了,只在诺薇桌子上留下一个米黄色的化妆袋。真是少女心的颜色啊,诺薇笑了。

再心大的女孩也是爱美的,化完妆后也总是兴奋的。急着在后台找到了艾丝兰,强行拉着她自拍。手机里艾丝兰不习惯镜头红彤彤的脸蛋简直像圣诞苹果一样。

作为压轴上场的器乐表演很成功,掌声如雷。一袭红裙的诺薇在落幕前看着会堂里红绿蓝白的装饰,确实地感受到圣诞氛围了,心也有点飘飘然。像是踩在云朵里一样的心情在被学校抽中为吉他礼品的获得者时达到了最高点。

诺薇背着吉他用轻快的步伐走回宿舍,已先回到宿舍的艾丝兰再次给无数次忘带钥匙的诺薇开门,“我的化妆包你拿回来没有?”像被从从云端推下,一下子坠落到了地面,诺薇想起在欢悦中,那个米黄色的袋子被她遗忘在角落了。

“呃……我……忘记了……”

艾丝兰的脸垮了。

在一阵混沌迷乱中回过神来,诺薇已经跑在回会堂的路上了。

“什么嘛!就不会说些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再去拿的话吗?肯定还有工作人员在场不能打个电话去问吗?”听着演出用的皮鞋在地上敲出“哒哒”的声音,诺薇才觉得它是那么硬,路是那么的远。

一面觉得委屈一面又无可奈何。全部都是自己的错,“为什么不提醒我”的这种话被说出的瞬间也觉得弱小无力。为了抄近路诺薇选择了翻墙,从宿舍区直接出到马路。从围墙落地的一瞬间,丝毫没有缓冲作用的皮鞋的硬底将骨头都震痛。所幸会堂还开着门,也顺利地找回来那米黄色的化妆袋,它在舞台后的柱子底下沉默地待着。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可兴致也高昂不起来了。

不高兴啊,其实会堂里还有工作人员的,为什么艾丝兰不跟他们联系一下非要逼得自己来拿呢。对艾丝兰不够体贴的抱怨和对自己健忘的内疚合起来的复杂心情被“噗呲”一声打散了。啊呀,新裙子被围墙上的防盗网扯烂了。

一瞬间平静了下来。手表显示已经是新的一天了。

站在围墙下给艾丝兰发了消息“已经拿到了噢”,立即收到了回复“赶紧回来吧!”。突然又有点想笑,反正四下无人也就嘿嘿笑出声了。

回程的路上有许多高大的树,每隔几棵树就有一盏昏黄的路灯。雾很大云层很厚看不见星星,呼出的气飘成白烟。微微有跟的皮鞋走在水泥路上敲出节奏,心里思考着着“艾斯兰没有在生气了吧,圣诞节还会和我一起去看圣诞树的吗?”诺薇缓缓地踏着一步步前行在回宿舍的路上。

---------------END--------------------------------

强行打tag……题目是“节外生枝”的意思?感觉我写的都,没什么剧情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