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ner五川

小熊维尼可爱,想要毛茸茸的小熊维尼

[冰中心]without star 01.

架空非国拟  


“铃铃铃铃铃”

“喂?”

“嗯,是。”

“啊……什么?”

“......我考虑一下。”

“我知道的,我知道。”

 

      在电话中听到了久违的声音,过于震惊,以至于在火车上时仍像是在做梦。车轮撞击铁轨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也没将他震醒。

      车厢里只有他一个人,窗外望去是茫茫的雪地,低沉的云。车厢里大功率的灯照得他有点热,贴在窗上的脸又觉得冷。他看着窗上自己的影子,模模糊糊也看得出,是与那人相似的脸。诺威,诺威。当初为了他离开那里,现在又为了他而回去,回到那不知是否该称为家乡的地方。

      醒了或是睡着了,在混沌的黑夜里分不清,浑浑噩噩。总算是下车了,眼前的景色,熟悉又陌生。十年了。

  “嘿!艾斯兰!”顺着喊声看过去,看到了丁马克,像过去一样蓬松的发型让艾斯兰有种安心。

  “没想到你真会回来!”丁马克跑了过来。

  “不是你打电话让我回来的吗?”

  “是呢。有行李吗?我帮你拿。”顺手接过来那只是小小的行李箱,“瑞在那边等着,马车不能在这边停。”他仔细打量了艾斯兰,笑了,“艾斯兰长胖了些嘛,看来在那边的生活不错?”

   “当然!有阳光又没人的唠叨,当然过得快活。”瘪瘪嘴说出这段话,像是在抱怨什么一样。

     马车厢里被称作“瑞”的贝瓦尔德一如既往的沉默,点点头当作向艾斯兰示意。

     马车夫一挥鞭,马车缓缓行驶起来。刚从火车的颠簸中解放出来又进入颠簸的马车,艾斯兰也没有什么抱怨的,仍然托着腮望着窗外,无限的白。静谧适合冬夜,连丁马克都没有活跃气氛的打算。

 

 

    最初的记忆是在昏暗湿冷看得见星星的阁楼上。穿着不合身的棉布衣,白天趴在地板上弹珠子玩,晚上将所有找得到布条或者衣服盖上躺在长椅上。女人每日给予三个拥抱并附上时有时无的三餐,微笑或者亲吻,缄默是唯一的要求。两个人一起,也不是不快乐。

    那时还太小,并不是对所以的事情都抱有疑问。对总有不同的男人进出屋子也不觉得奇怪。反正他们离开后,娇小的大眼睛的女人,就会打开阁楼的门叫他下来。那时真的太小,只认得出微笑而不懂疲劳。

TBC.

短篇!题目随便取的,也许会改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