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ner五川

小熊维尼可爱,想要毛茸茸的小熊维尼

[冰中心]without star 02.

   架空非国拟  

    疲劳一定常在女人的眼里,钱一定总是不够用。他可能隐隐有感觉到,却什么也做不了。

哪个年轻的女人不希望打扮漂亮,不喜欢荷叶边雪纺纱和闪闪发亮的珠宝呢?

    那天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穿着浅绿色细亚麻布的裙子扣着蝉翼纱的披肩,头发高高盘起上插着满天星,涂着漂亮的唇彩笑着将他抱出门玩。第一次离家那么远,他趴在她肩头往回看,却怎么也记不住路,只嗅到她发鬓间的花香。

    第一次吃了甘草糖,甜甜的味道。第一次买了小风车,黄色加红色的扇片。他一边被女人牵着手拉着走,一边努力地吹着风车,看它变成浅浅的橙色。

    走累了就被抱起,抱累了又被放下地,一直玩到了晚上。他和女人人手一只棉花糖,摇着手走向一颗巨大的橡树。同时抓着风车和棉花糖有点不稳,吃时用力过猛被糊了一脸,努力想蹭干净,没看见女人悄悄将棉花糖丢到了地上。

    走到那了棵巨大的橡树下时,终于把眼睛周围的糖浆都蹭到手腕上了。他抬起头,透过橡树的树叶和巨大的枝桠,看见了天上的星星。

    “艾斯兰德”听见女人带着笑意唤他的名字,刚转头就感觉到被一直牵着的手被交到了另一个人手上。“跟着他走,以后你就能过上好生活啦。”这才发现,树下是有一个人在等着的。

    带着黑领结的男人就将他抱起,力度比女人大很多,勒得他的腿有点痛。挣扎晃动时棉花糖掉到了地上。他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放上了马车。

    “妈妈?”艾斯兰打开马车后壁的小窗上往外看,看见女人用手捂着脸,肩膀微微在颤抖。

    “妈妈?”

    车夫一扬鞭,马车动了起来。

    “妈妈?妈妈!”他着急地叫喊起来。透过小窗,他看到在视线中越来越小的女人蹲了下来,即使马蹄声车轮声也盖不住那放声大哭的声音。

    “妈妈!别哭啊!不要哭啊!”他这样喊着,没感觉到也有水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划过眼眶。沾过糖浆的水流进了嘴巴,是甜的又是咸的。

    马车拐过弯,已看不到他的母亲了。风吹进马车有点冷。带黑领结的男人想把窗关上却被用力推开。小男孩咬着牙瞪着他,他只好作罢,举手表示投降。   

    艾斯兰一直趴在窗口。他看见了一颗流星。那时他并不知道对着流星许愿的说法,但他仍在心里虔诚地祈祷着:“妈妈一定要好好的。”

直到他睡着,手里仍紧紧拽着那风车。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