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ner五川

小熊维尼可爱,想要毛茸茸的小熊维尼

【冰中心】without star . 04

    架空非国拟

    “自以为是的家伙”在学校时总有同学在背后这么评价不与人亲近的自己。虽然他是外表冷漠内心怕寂寞,但他也知道自己的确自以为是,虽然不是同一个方面,他也知道自己倔如牛。    

    这大概是从父亲那边遗传下来的。已经七十岁了还不顾反对接回自己的私生子,年老得子,更因为怜惜而格外纵容自己的小儿子。对于别人的规劝,也一概忽视。所以艾斯兰并没有成长得跟别的富家子弟一样知书达理,彬彬有礼,他只看自己爱看的书,想学才学,即使他跑到花园里观察花花草草玩泥巴,父亲也不会责备他。放任孩子的天性让艾斯兰成为了一个任谁看都觉得奇怪的小孩。

    诺威,即使表现得谦和有礼,内心其实狂妄自大,他从来只自己搭配衣服,学习也只用自己的方法,对于自己的行动从不与人讨论,别人的意见也就随便听听,但他总能成功达到目的。从以前开始一直是这样,诺威做的事情好像总是对的,他处理情况的方式总是好的。诺威以不会被他抗拒又不会被别人嘲笑的方式,在睡前帮他读故事,给他唱歌,那其实是在为他纠正发音,教他认字,填充他那教育空白的五年,让他不至于在背后被人嘲笑。那些激将法诱导方式也成功让他稍微变坦率,也让他自然正视起学校学习,使成绩不上不下避免遭到更多的异样关注。而诺威自己从来都是班级代表,学校干部,学生榜样。

    说生活在阴影之下其实并没有,即使不说,艾斯兰也挺自豪有个这么优秀的哥哥。童年时一直被父亲和兄长关心爱护,他也就这么没什么忧虑的长大了。

    从他进这个家的第一刻起,就有一直人在说闲话“你看那个小孩,私生子啊。”“不懂感激的家伙啊。”不论是佣人还是那些宾客。他从听不懂到理解明白,都只想着“反正我是爸爸的儿子,哥哥的弟弟。”

    升入初中的那一年,他十二岁半时的冬天冷得特别,艾斯兰在花园灌木的雪堆里找到了残存的浆果,他小心地捧起它们兴冲冲地跑进大厅去找在壁炉边的摇椅上取暖的父亲。圣诞节刚过,父亲还孩子气地攥着仆人取下来的圣诞树顶上装饰用的星星。

    父亲看起来特别困倦,仍然拿起一颗放进嘴里,微笑着抚摸他的头 。他先伏在父亲的腿边小声唱歌,然后安静地数起了浆果。

    “可真一点也不像我,倒像极了贝斯。大家都说是怪孩子,我却心疼得不得了啊。”七十七岁的老人低声呢喃着,艾斯兰并没有听清。当听到星星掉下抬起头时却发现抚摸着他的手已经动不了了,老人的眼睛也不再能睁开了。
    终究是没有挨过这个冬天。

    他想大声尖叫,却呜呜地哭了起来。
    “从今天开始我就只是哥哥的弟弟了。”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