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ner五川

小熊维尼可爱,想要毛茸茸的小熊维尼

[冰中心] without star 05.

  架空非国拟

   当事情关乎到一笔巨大财富的时候,人类的贪婪就会像毒药一样流淌在血液里,叔叔们侄子们堂亲们,那些几乎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们,抱有侥幸心理想占点便宜的远亲和自称的友人们,都从阴暗的角落里冒了出来。*1

  门被打开,黑色的丧服阴沉的脸,坐着的黑色柱子们齐齐回头,像乌鸦,不祥的鸟儿,眼里泛着可怕的光。艾斯兰看到见过的人,更多是没见过的人。他瑟缩在哥哥身后,被哥哥带着到中排的空位坐下。

   穿黑色长袍的神父举着蜡烛走上台,说着长长的祷告词,但艾斯兰只是盯着那黑色的棺材看,他的父亲躺在里面,手里还攥着自己硬塞进去的星星。当他们一个个走上去与逝者告别,他明白,盖子一旦盖上,就再也见不到了。艾斯兰像是在梦里,悲伤的梦。

   

      该是庄严肃穆的场合却弥漫着急躁的气氛,轻微的跺脚声清嗓子声和摇晃的身体。对某些人来说是一瞬,对某些人来说是漫长。

   又有一个带圆框眼镜的男人走上台去讲着些什么,艾斯兰有些瞌睡,头一点一点的。他哭了很久,诺威将他抱离父亲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他入眠,可半夜醒来还是会止不住的抽噎,那时诺威也一样,更用力的握住他的手,仿佛温暖能传来力量。

   “哒哒哒”尖锐的声音愈来愈近,高跟鞋撞击地板,惊醒抬头发现一个满脸皱纹的女人对他怒目圆瞪。一个巴掌打在了他脸上。即使带着黑色的面纱她红色的头发仍然刺眼,不过这都比不过她尖利的嗓门吐出的话语“你这个私生子!在自己父亲的葬礼上还敢睡觉?!你还有脸?!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野孩子还想分得家产?!怎么对得起我姐姐?!”

    很久未有人对他表现出如此直白的敌意,更没有人为此打过他。艾斯兰被吓到了。在对他的存在稍有异议的与父亲交往的人们中,他也从未见过她。捂着脸想往后退,却被椅背挡住,他只好把自己缩成一团,不去看的周围人看好戏的目光。

TBC.

超级短……*1改编自《布达佩斯大饭店》台词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