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ner五川

小熊维尼可爱,想要毛茸茸的小熊维尼

【诺诞贺】短文片段

非国拟

十岁的诺威就像所有顽劣儿童一样,也许更过分,因为有着一帮同样暴躁的朋友。他们每日恐吓路人,偷窃零食甚至放火烧了邻人的仓库。大人对他们的行为也无可奈何即使不想放纵。但是内部出现了矛盾,团伙中最年长的两位陷入了争执甚至发生斗殴。

“真是无聊。”天性缺乏执着,他马上感觉到厌烦。

父母生活拮据,不再想处理他带来的麻烦,将他送到了城里的神学院,从此开始了苦行生活。

这是适合他的,从一开始被教堂的豪华震撼,到现在他已完全是虔诚的信徒。

远离了父母,他接收不到感情也投射不出情感,只有神在他心中,让他断绝了浮躁,隔离了烦恼。他不再想着别的什么事,只一心一意诵读经书,侍奉神灵。

在修道院里他离童年的自己越来越远,变得理性,富有知识和愈发冷淡。

一步步的路走得很顺,他认真,刻苦,好学,深得主教们的喜爱。当他们给他披上黑袍加上腰带,当他们送给他十字架的发卡,他成为了他目标中受人敬仰的神父,也越发沉迷其中。  

他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那灿艳的金发,深邃的碧眼和高大的身材已让姑娘们着迷,但他全然不在意。黑袍附在他身上,他只淡然,对那样的目光不屑一顾,并不觉得错过了什么东西。

他将玫瑰踩在脚下,将康乃馨供奉在台前。
他点燃蜡烛,熄灭蜡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的生命与教堂捆绑在一起。他就像个神灵。

当那可怕的疾病开始传播时,他终于,十几年来第一次离开了教堂。

可他到达的并不是记忆中的地方,到处都是废墟,残骸和遗体,他在这当中走着跑着,直到记忆中的屋子。

门框已经倒塌,青苔布满外墙,父母的尸体已被抬走。他缓缓踱步,环视四周,入目只是荒凉。他想扶正斜倒的椅子,却发现了一个被挡住了的婴儿篮,在这之中,仅有的幸存者瞪大了眼睛望着他。

仿佛被雷劈中一般,他定在了原地无法动弹,他到底还是个人类。他喘息着,心里竟充满恐惧,如果不是被自己发现,如果不是被自己发现!

一个人类到底能在短时间内接受多少信息呢?曾供养自己上学的父母已经不在了,家乡成为死城了,而这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

他小心地捧起篮中的人,有着小巧的鼻子和柔软的银发 。他看着这婴儿,他唯一的弟弟,他知道这就是他此生唯一会为之执着的人了。

爱他,爱他,爱他。咿呀的声音像是咒语,心中强烈的感情被一瞬激起,似封印被解开。在这冲动中,他抱着他的弟弟,漫长的时间里第一次,呜呜地哭了起来。
-------
后记:诶,明明是诞生贺,却写这样的文( ̄▽ ̄)
写给我非常同情的反派角色,虽然文笔不及万分之一,只希望某个平行世界中,你爱的人能回应你的爱,你所珍爱的弟弟,能成为你理想中的人。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