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ner五川

小熊维尼可爱,想要毛茸茸的小熊维尼

【普洪】酒精发现

马原太恶心了考完失去复习动力摸个鱼
非国拟

普通大学生生活?短完

写想到的梗和一个发现就能颠覆的生活

  

  酒吧狂欢的约定,在二十一岁年龄的某一天,stout, pale ale, cider都要,全部下肚,惬意卧躺上沙发,一瞬间的天旋地转,说这个姿势对腰不好,谁管呢,酒精让人高兴。啊哈哈,啤酒还真是挺涨肚。

   弗朗西斯是个废物,被粗眉毛揪着耳朵拉出去,安东尼奥只会傻笑搭讪酒保,虽然三人一起玩不腻但最能适应这氛围最帅气最自由的永远是小鸟般的我。

   酒吧,爷们来就好,不必带上妞,因为总会有艳遇。往上看,是霓灯闪烁,往下看,是新进来的女孩。

   刚进来的女孩,一群,很有气场,吸引目光,这个角度打量最清楚都不用转头看。

人生二十一年数次恋爱结束,遗憾也不遗憾,她们都不够漂亮。

  被弗朗西斯教育,女孩子各有魅力,纠结于外表的男人是肤浅的。

  好好好,行行行,挥挥手,弗朗西斯的唠叨仿佛响在耳边。但谁不喜欢更漂亮的呢?像那一群女孩里,那个就有够漂亮吧。长发卷曲却整齐,笑脸生动眼睛也有波光,那样的嘴唇轻启,一定在吐出刻薄的话吧。仔细一看身材也好啊,酒精也许沉了我的身体,脑子却清醒更夺不走我的视力,就算现在让我去百米射击也瞄得准啊。嘭,比个打枪的手势。

  越看就觉得好看,也许遇上理想型了也说不定,哈哈,但身体很重不想起来啦,可惜可惜啊小姐,咱们都错过了一段美妙邂逅。都怪酒精。

  那美人蹬着高跟鞋向这边走来的可能性倒是没想到过,即使吃力也想坐起来拗造型了。

  这时候到希望恶友们还在,至少帮我去要个联系方式,敢监守自盗就揍一顿,不过他们大概醉得比我还厉害,没用的家伙们。

  男性看待异性的方式特别简单,就是看脸看脸,虽然审美不一致,原理却是共同的,弗朗西斯说看心灵美,自己却被粗眉毛搞定了,他的观点不靠谱,不靠谱。

  错过今天这一个,还能再遇到这种美人吗?再难开口也得上了不是吗?嘿,你真是漂亮,聊下天吗?

  越来越近,那身影也是摇曳生姿,啊,一定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人了,双手抱胸看着这边,在看谁?

  张开唇却迟了一步发声,“基尔伯特,你醉成这样还怎么回家啊?”

——————————————
“茜茜?!”基尔伯特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是你?!”

“这么近都认不出来,脑子糊了吧你。”伊丽莎白皱眉,进门没多久就看到他望着这边傻笑眨眼,醉成这样,没人管大概就会在酒吧门口睡一夜吧。看来自己今天也是喝不了酒了的。

“你?我!我差点就……”他又跌坐回沙发,双手抱头喃喃自语起来。

“都是酒精的错,都是酒精的错……”他这么自我催眠着,闸门一旦打开就水流不止,一旦揭开谜底,无法从知道退回不知道。

视力优秀大脑也清醒,只是心灵深处被酒精催出承认——酒精让人高兴,也让人直白——即使童年玩伴,知根知底,常出言讽刺,被暴力相向,但他一直,就觉得伊丽莎白最漂亮。

END

【普洪】微小说

现代paro非国拟
想表现温暖柔和的气氛

-------
基尔伯特做了个梦。
梦里他回到了曾经的教室,看见后桌的海德薇莉的长发和躲闪的眼睛。对视有点尴尬,因为昨天不知为什么理由分手了。

这真是个好梦,他醒来后细细回想。
梦到她了。梦里他们交往过。
-----

【诺诞贺】短文片段

非国拟

十岁的诺威就像所有顽劣儿童一样,也许更过分,因为有着一帮同样暴躁的朋友。他们每日恐吓路人,偷窃零食甚至放火烧了邻人的仓库。大人对他们的行为也无可奈何即使不想放纵。但是内部出现了矛盾,团伙中最年长的两位陷入了争执甚至发生斗殴。

“真是无聊。”天性缺乏执着,他马上感觉到厌烦。

父母生活拮据,不再想处理他带来的麻烦,将他送到了城里的神学院,从此开始了苦行生活。

这是适合他的,从一开始被教堂的豪华震撼,到现在他已完全是虔诚的信徒。

远离了父母,他接收不到感情也投射不出情感,只有神在他心中,让他断绝了浮躁,隔离了烦恼。他不再想着别的什么事,只一心一意诵读经书,侍奉神灵。

在修道院里他离童年的自己越来越远,变得理性,富有知识和愈发冷淡。

一步步的路走得很顺,他认真,刻苦,好学,深得主教们的喜爱。当他们给他披上黑袍加上腰带,当他们送给他十字架的发卡,他成为了他目标中受人敬仰的神父,也越发沉迷其中。  

他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那灿艳的金发,深邃的碧眼和高大的身材已让姑娘们着迷,但他全然不在意。黑袍附在他身上,他只淡然,对那样的目光不屑一顾,并不觉得错过了什么东西。

他将玫瑰踩在脚下,将康乃馨供奉在台前。
他点燃蜡烛,熄灭蜡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的生命与教堂捆绑在一起。他就像个神灵。

当那可怕的疾病开始传播时,他终于,十几年来第一次离开了教堂。

可他到达的并不是记忆中的地方,到处都是废墟,残骸和遗体,他在这当中走着跑着,直到记忆中的屋子。

门框已经倒塌,青苔布满外墙,父母的尸体已被抬走。他缓缓踱步,环视四周,入目只是荒凉。他想扶正斜倒的椅子,却发现了一个被挡住了的婴儿篮,在这之中,仅有的幸存者瞪大了眼睛望着他。

仿佛被雷劈中一般,他定在了原地无法动弹,他到底还是个人类。他喘息着,心里竟充满恐惧,如果不是被自己发现,如果不是被自己发现!

一个人类到底能在短时间内接受多少信息呢?曾供养自己上学的父母已经不在了,家乡成为死城了,而这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

他小心地捧起篮中的人,有着小巧的鼻子和柔软的银发 。他看着这婴儿,他唯一的弟弟,他知道这就是他此生唯一会为之执着的人了。

爱他,爱他,爱他。咿呀的声音像是咒语,心中强烈的感情被一瞬激起,似封印被解开。在这冲动中,他抱着他的弟弟,漫长的时间里第一次,呜呜地哭了起来。
-------
后记:诶,明明是诞生贺,却写这样的文( ̄▽ ̄)
写给我非常同情的反派角色,虽然文笔不及万分之一,只希望某个平行世界中,你爱的人能回应你的爱,你所珍爱的弟弟,能成为你理想中的人。

[无授权翻译]Surrender Your Love . by Icelilly

原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7994838/1/Surrender-Your-Love
尝试意译标题:心之所属
 
丹→诺        诺→←?

 丹麦决定最后一次努力去得到挪威的心,他会有机会吗?

结尾有神秘cp

OK?

1454英文单词    2227中文字数

------------------------------------------------------

     在漫长的记忆里,挪威偷走了丹麦的心。他如此痴迷于挪威,他爱他讲话的方式,爱那少有的当他感觉他们如此接近的时光,爱在四季变更中他永远光泽的肌肤,爱他那藏着夜幕与晨光的眼眸。他爱着挪威的一切。

     但让挪威也爱上他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丹麦尝试了书中的一切办法来得到挪威的爱,他花了几个世纪的时间去赢得他的爱。尽管每一次都失败了,但他不甚在意,“啊,他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毕竟这也不是能仓促决定的事。”他总是这么跟自己说。不过在他内心深处,在这些话语的背后,挪威那些拒绝的答复让丹麦很受伤。随着世纪的变更,越多的尝试带来越多的伤害,他更意识到机会的渺茫。

      今天丹麦将去进行最后一次尝试,最后一次去赢得挪威的人心的尝试,那个在几个世纪前就把他的心充满的人。不幸的是事情并不像计划般顺利。他本计划去挪威家里给他一个惊喜,献上玫瑰和巧克力,然后花一整天陪着他,让挪威人感受到他的爱,然后希冀着能达到彼此相伴的未来,就像电影里所演的一样。但当他到达时,挪威并不在家。他决定在车里等待。几个小时过去,挪威仍未回来,他开始感到饿了,只好到附近去找点东西吃。当他回来时,他看见挪威人家里的客厅和卧室的灯亮了。终于!他抓起玫瑰冲过去,将巧克力留着了车上,因为他犯了个糟糕的错误——将巧克力留着日晒中车上,结果可想而知……他打算等下再来处理它。

       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屋门口,急切地按响门铃,全身抑制不住地颤动,忐忑又激动。他希望今天就是那一天!是终于能从友谊小船升为爱情巨轮(romance stage)的一天!没什么能比收到挪威回应的心意更让他高兴的了,他想跟瑞典一样,拥有自己的爱人和家庭。如果他也能做到那样,生活将像画一般的完美,他将不再会对生活有更多的要求。

      门铃响后一会儿,他从窗户瞥见一道人影正向门口走来。当人影将门打开,丹麦立马献上了热情的拥抱给那还带着警惕心的人。

      “挪威!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他兴奋地叫着。挪威极其不悦地将他推开。

     “见鬼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你问‘为什么我在这’?我当然是来见你的啦!我来得太早了点当时你不在家,所以我决定等你,不过我又有点饿了只好去吃些东西,当我回来后看见你家灯亮了。瞧!就是这么回事!”这么说着他径直越过挪威想往屋里走。挪威人“啧”了一声同时甩上了门。

    “你不该这时候来的,你这白痴。”

     “咦?为什么?”

     “这不关你的事。”

      “哦,别这样,诺子!如果你有客人,我不介意一起呀,这会很有意思!我们可以喝点饮料玩些游戏,闲聊或者干点其他什么。”

      “不,丹麦,停下吧,你得离开。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但答案是‘不’,我不知道你为何总不停止这种行为!我不会爱你的丹麦!”挪威几乎在咆哮。丹麦安静了下来,他俩盯着对方,像过了几个钟头久,挪威先打破了这片沉默。

      “你要面对现实,丹麦。这是你不可能会赢得一场战役,但你总逃避这一现实,所以让我来告诉你。我很抱歉不如你所想,但你得往前看向前走了。我只是真的没有跟你怀有相同的心情,而且没有任何事情会改变这一状况。”

       挪威人说完,丹麦瞪大了眼睛,他尝试理解这一字一句,这真的是挪威的感受吗?当挪威转身离去,丹麦有些粗暴地抓住他的胳膊。

     “为什么你不能爱我,诺?我知道我过去做过很糟糕很愚蠢的事,我知道我不是你身边最英俊或最聪明的人,但我尽力使我自己配得上你。为什么你不让我进去?为什么不将你的心交给我?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机会?”

      挪威直直望向丹麦的眼睛,面无表情低声地说出他绝不想听到的话。

“因为我的心已经属于别人了。”

     丹麦感觉自己的心碎成了两半随着玫瑰花束一起掉落在冰凉的地上。他松开紧握挪威人胳膊的手。
    他尝试了书中的每一种方法去赢得挪威的心,但最终还是惨败。

     挪威人什么也没说,留丹麦一人待在那里,走向了楼梯。上到一半时他叹了口气,停下来扬声对丹麦说:

    “我建议你离开,请你在离开时帮忙锁下门,你知道备用钥匙在哪里的。明早我会打给你,那时再聊聊吧。晚安,丹麦。”

  

 

       这是他转身跑上楼前最后说的话。他走进房间关上了门,注意力全集中在那特别的人身上。

     “刚刚是谁?”

       挪威人笑着走向床,将那人手中的书抽走放在床头柜上并在那人的唇上落下一吻。

     “谁都不是,没什么好担心的,”他说着然后再次锁上那人的唇来了一个更深更热情的吻。挪威轻轻将那人压在床上,靠着那些绣花的枕头。两人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和热度,气氛开始改变,仿佛有电流过。但在两人更加深入之前,那人却突然有些迟疑抗拒;这让挪威人有些困惑了。

     “诺尔,这样真的可以吗?”

     “你指什么?”

      那人别过头,脸颊绯红,“我们这样做真的可以吗?我是说,我们是兄弟。如果其他人开始质问我们怎么办?”

      挪威眨眼思考了一下,又笑着亲吻那人的头发,“如果他们对我们所做的有疑问,那他们可以来跟我们说。只有我们快乐,就不用管其他事。由他们去吧!(Fuck everyone else)”

      那人似乎对这回复感到非常满意了。然后他们以一吻结束了这段对话。当唇齿分开,他们凝视着对方的眼睛,沉醉于对方的温度,将十指缠绕在一起。

     “我爱你诺尔。”那人说出这话时脸上浮出明亮的粉色。

      “我也爱你……艾斯。”

 

 

      丹麦在失落中走回了他的车。他用挪威放在门毯下的备用钥匙锁了门。他把玫瑰留在了门前不愿捡起,随意挪威怎样处置。

      他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打开了车门,将自己抛上座椅大力关上车门。他不打算发车,把车钥匙甩到副驾上,然后透过车窗盯着天空;满月的光照在他身上。他用手捂住脸穿过头发,泪滑下他的脸。

    “你是对的,挪威。你赢了。人是不可能赢得一切的。我希望你快乐,不论你的心属于谁。我希望那人能给你我所不能的东西。只是不要忘了我一直爱你。永远。”

 ------------------------END-------------------------------

第一次尝试翻译,翻到倒数第二段时,真的好虐啊QAQ!!丹麦快去找更珍惜你的人吧!挪威冰岛永远在一起!!

已去要翻译授权,暂未收到答复。

【仏英】the beautiful things

说好了的给乙醇的生贺,牺牲做听力时间终于写出了!

用的技巧显而易见?希望不要用得太生硬……

-----------------------------------------------------------------------

亲爱的亚蒂:

   展信佳。

   我正坐在塞纳河边的咖啡馆里给你写信。

   虽然刚下过一场暴雨,但现在天空晴朗万里无云,让我心情愉快。哦亲爱的亚蒂,在伦敦的阴雨中记得也要保持一颗愉快的心,即使哥哥我不在你身边可也别感到寂寞~。我总是不自觉陷入与你的回忆,相信你能注意到这些美丽后面的东西。

   第一次注意到你是在那场庆功酒会上。公司谈判成功,人人都很高兴,只有你一个坐在不言不语,只无意一瞥就引起了我的好奇。当我走近你,看到颜色美丽的乙醇饮料衬着你的眼睛,啊,上帝一定是用跟创造青草同样的颜色来创造了你的眼睛,它们在你的粗眉下显得极其动人,这成了让我在伦敦多留一个月的原因,这一个月也充分让我感受到了你的魅力。

   时而异地时而相聚,感谢你为我亲手制作号称最美丽的生日蛋糕,甚至用了国际快递寄到我家,它的颜色那样独特,让我不忍下咽。也许下次我们该去地中海沿岸做个日光浴,那样我们的皮肤也能变黑,如那蛋糕一样。

   哦我亲爱的英国人,我们有那么多美丽快乐的回忆。我们相异也相同,悲伤又快乐,不在身边时想说些甜言蜜语,在身边时又换上戏谑语气。你沉浸漫游在卢浮宫里,我赞叹流连于乡村小镇,我早上喝茶你下午喝咖啡,我们的生活也渗透相融。

根据约定,下回应该轮到你到法国来了,我提前预约好了波尔多的庄园,那里有我冒着极大风险(你的酒品太差了)也想让你试试的美酒。对了,那酒窖里的桌椅专门设计过,千斤重,规避了你那它来砸我的风险!

看着这封信你是在冷笑呢还是在嘲笑呢?不过我已经了解了你的脾气,冷嘲热讽也百毒不侵。但偶尔也要展现一下爱意啊!小心万年不变的爱也会冷却!

期待下次见面,会让你彻底爱上法国!

                                          

                                     from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你爱着的法国人

-----------------------------------------------------------------------

tips:

注意到这些美丽后面的东西

颜色美丽的“乙醇”饮料衬着你的眼睛

号称最美丽的“生日”蛋糕

我们有那么多美丽“快乐”的回忆

祝“乙醇生日快乐”!

 @乙黔鹏 

乙黔鹏刻的章子,给我的生贺!还是要炫一下~感谢! @乙黔鹏 

【冰中心】 without star 06.

 架空非国拟

   “您这样就太过分了吧,斯诺碧斯姨妈,”诺威淡淡开口“据我所知,母亲跟您也并没有什么很深的亲情可言,爱维斯森家族是反对母亲嫁过来的吧,这次会到场那么多表亲们,可真是荣幸啊。可惜父亲看不到感动不了也改不了遗嘱了呢。”

  站起来,俯视着被噎住的来宾,看着他们愠怒的表情“不管在座还有什么打算,什么争辩,流着逝者的血的就只有我和这个小的。”

   艾斯兰感觉被抱了起来,他将脸埋在哥哥背上。诺威抱着他径直走出来会堂。

 

   葬礼过后,诺威的朋友们出现了在艾斯兰的面前,也许葬礼时就在了。

   这一段日子对艾斯兰十分重要。在学校艾斯兰是没有什么朋友的,也就说得出名字的点头之交;在家里,他却和哥哥的朋友们相处得不错。细心的提诺,稳重的贝瓦尔德还有笑笑闹闹的丁马克,他们跟诺威性格迥异却是稳定的组合。

   “哇哦小东西你太瘦弱了啊!”初次见面的丁马克就把他扛了起来,“待在家里太阴沉了,跟我们出去玩玩吧!”

   他以为遭遇的绑架,绑匪还大胆的闯进了他们家的花园。帮凶是黑着一张脸高大得可怕的马车夫,直到被推着下了马车才发现哥哥和一个芬兰人坐在野餐布上等着。这都是有预谋的。

   “你哥都接手你爸的生意了,你也跟着学学吧。”这么说着拉他去猎鸟伐木下海捕鱼。其实这些都不用他们亲自来做的,就为了好玩。也确实好玩。这些冒险让他体内维京的血兴奋,让他尖叫咆哮,当他亲自用力将叉扔下海。这让他成熟,也让他自信得多。实际上他们是将教育融入在游戏和活动中,像跑步,格斗,音乐和跳舞,通过这些来改变一颗脆弱敏感的心。

   当假期过后,他回到学校,虽然有家庭教师,艾斯兰成绩依然普普通通中等偏下,但他开始会摘些漂亮的花再加上些漂亮的话得到了老师的关注。他还羞涩地提出了邀请,邀请同学老师们来参加自己的生日派对。羞涩的声音加上绯红的脸蛋,当然拒绝不了,艾斯兰第一次的庆生会人屋满堂。

   “你做得很好,艾斯。”诺威摸着他的头。自父亲去世后他俩就睡在同一间屋。家族企业的新继承人需要理由来举办派对,结识有钱有势的人,需要积极活跃来提高存在。贵族学校的孩子们个个都有这样的背景。

p.s."斯诺碧斯"我是音译了“snobbish”

--------------------------TBC---------------------------------------

其实这些数字根本不是章节,只是我更新的次数罢了……这么短,哪里称得上一章啊orz

风吹冷,日晒热,阴雨绵绵几时休 (未完结慢慢码)

 非cp文,非国拟本田菊第一人称

    3月10日,我想着赶紧搞完工作下班回家剪个头发,毕竟中国有个“龙抬头,来剃头”的风俗。可我回到公寓时看见邻居的王湾小姐蹲在我的门口,我喊她,抬起头来是一张哭泣着的脸。

    “本田先生,大哥哥去世了。”她这么跟我说。

这着实让我吃了一惊,明明上次见到耀君的时候他还那么精神,真是世事无常啊。我也蹲下轻轻拍着她的背,“那,什么时候回去呢?要我送你一程吗?”

   “胡说什么呢!你当然要一起回去呀!”

于是我驾着车载着王湾小姐一路连夜赶到那里。一路上,我想起了许多过去的事,小时候曾在王家住过挺长一段时间,受了耀君很多关照,想起他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眼前,事实上不久前的生日,他还打了电话来祝福!

     王湾一路都在抽泣,说着后悔的话“明明春节时大哥说了舍不得,为什么我不多住一天呢?”“还好春节回去了,不然会后悔成怎样呀!”“嫂嫂给我打电话说可能要住院时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难道昨天没有人按却响个不停的门铃也是这个原因?”

     听着这些话,我眼角也有泪意,我努力不让它模糊我的眼睛。人在失去后的追悔,是最让人心碎的。“当初为什么不……”这样的话,往往伴着哭腔。

   “接下来嫂嫂一个人,怎么办呢?”

是啊,怎么办呢?春燕姐一人,接下来的日子,都要独自一人待在那样的大房子里,追忆着自己的丈夫了吗?何等的凄凉啊!

    声音渐渐变小,天色早已暗如墨,她靠在窗上睡着了,在梦中仍抽噎着。留我一人望着前方无尽的路,在高速路的灯光下回忆着远久的事。

     我最初在中国居住时就一直在王耀先生身边,似乎我的父亲与他父亲是故人。那时王家全家都还住在小村庄,耀君念着师范中学,每逢夜晚常常一手抱着我在烛光下看书。听春燕姐讲,那时的我对耀君黏得紧,简直寸步不离。村庄被小山包围,河离得有点距离,村民们就挖了许多水塘,当耀君割草时我就在旁边玩鸭子等他。

    在那里我学会了标准的方言,以至于后来要重新学中国普通话,等我能熟练地砍柴做饭时,王家妈妈生了一个男孩,过几年又生了个女孩,一个叫港一个叫湾。唯一的一个女儿在家特别得宠,养得细皮嫩肉一点也不像农村人。

    耀君中专毕业后在村里教小学,一年后被调到镇上教高中,把全家人都带到镇上,算算我也在镇上住了好些年,直到被接回了日本,在东京的繁华中只偶尔与耀君书信联系,听说他与邻村的春燕姐结了婚。后我因工作原因长驻中国,发现邻居竟是那时的“小湾”,于是与王家成为了逢年过节打电话的关系。这也有十几年了吧,简直转瞬即逝。在王湾小姐的强烈要求下做导游带王家人游东京仿佛还是昨天的事,“耀君,那时您玩得还算愉快吗?”凌晨开着丰田车,我发问,不知在问自己还是谁人,我真希望他当时玩得真的够尽兴,即使他总是笑着夸奖我,“小菊还真是厉害啊”,那次旅行的方案我的确花了很大的心思,那是我表达感谢的方式,现在却在为最初存在的嫌麻烦的心情感觉懊悔不已。

【鲸组】夜莺和玫瑰 01.

  架空非国拟,改编自某名著流行小说

 人物关系混乱,冰性转

   满四岁那一天的清早,艾丝兰跑花园里,拆开出门前母亲递的纸袋。纸袋里的的物件被麻袋层层包裹看不出形状,她费力地一层一层解开,甚至还用上了牙齿,终于撕出了一个小缺口。透过小孔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她开心得叫了起来:“是安格拉!安格拉!”

她终于拆完包装把它捧到手上了,瓷制的天使瓷像,做得细致逼真。小人儿仔细捧着她的天使看,怎么也看不够,看那金色的短发,淡红的脸颊和那若有若无的微笑。她小心的抚摸着那白色的长袍和那小小的翅膀,那上了釉而格外的细腻光滑的触感让她发出来满足的叹息,她第一次见到时就喜欢得不得了,可从未想过会成为自己的。哦,她的安格拉。

 

 

瓦依远远就看到了她的妹妹坐在花园的杂草中,她悄悄走近,看到那银色小孩手中拿着的天使瓷像时笑了,“哟!你终于把这个拿到手了啊!给我看看!”一把抢过,仗着身高优势压着艾丝兰的头让她站不起来,将瓷像举得高高地看着,仿佛没见过一样。

“啊啊!”空挥舞着手却什么都做不到,艾丝兰有点委屈,“把安格拉还给我!”
“安格拉?你怎么不叫她克里斯汀什么的名字。”

“可她就是安格拉嘛!”

“傻名字,而且你怎么能判定这就是女孩子?”瓦依对于妹妹的反驳有点生气,她可从没被回嘴过,“这个我没收了!有本事你自己找出来!”抓着瓷像就跑走了。

  “等!瓦依!啊!”刚站起来又被长裙绊倒,艾丝兰跌跌撞撞想追上去时瓦依早就跑得没影了。

彼得将船安置好回来后就看到自己这小妹妹在花园里挖着坑拔着草,裙子脏兮兮的,脸上还有泪痕,他赶紧跑了过去把她抱在怀里,“嘿小艾丝兰!你怎么哭了?”

“瓦依,瓦依把安格拉藏起来了!”艾丝兰哭着抬起头看着她的哥哥,“我……我找不到……我的安格拉……”

 安格拉?是她给那个瓷像取的名字吗?彼得并不讨厌他的这个小妹妹,一头银发的她跟这个家的其他人都长得不太一样,不像他们的父亲。这使他对她多了一份怜爱。今天她四岁,他将那个瓷像交给母亲来转赠给她作为生日礼物,他看得出她喜欢,她第一次进他的房间玩就盯着那瓷像眼睛都看直了。唉,瓦依为什么在今天还要惹这小寿星哭呢?

“好了好了别哭了,瓦依只会把安格拉放在一个地方。”他牵着手把她带到后院的那颗枯树那里,“看到那个鸟窝了吗?瓦依总是把重要的东西藏在那里。你等着,我帮你拿下来。”

他熟练地爬上树去,从鸟窝中掏出瓷像对底下的艾丝兰挥挥手,好了,总算看到这个小妹妹又笑了起来。

 

 

缇娜·加兰特往炉子里加了柴,火燃得更大一点后开始搅拌锅里的羊肉,加盐加酒。今天镇里杀了几头羊,她想办法弄了些羊腿回来。鲸鱼肉太粗糙鱼干太硬,就做点新鲜的羊肉换下口味,刚好撞上艾丝兰生日,也算幸运吧。

她换用左手拿勺右手在围裙上蹭掉被火烤出的汗,这时彼得牵着艾丝兰走了进来。她看到自己的小女儿眼圈红红,“你妹妹她又怎么了?”

“瓦依把她的礼物抢走了,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帮她找回来了。”彼得笑着看下自己的小妹妹看下自己的母亲。

“哦好了好了,生日可别苦着一张脸。厨房里怪热的,彼得出去看看你爸爸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他应该在后院劈柴。艾丝兰留下来帮忙扇下火,把你的小人像放那吧,别磨蹭了快点!”缇娜开始催促。

艾丝兰松开彼得的手,将瓷像摆在香料盒边急急忙忙扑到炉灶前。

彼得表情有点扭曲,但他发现母亲没有丝毫搭理他的意思,只好慢慢走出了厨房。

缇娜紧绷的面部表情放松下来舒了口气,她实在不想被他看见这幅模样,虽然她必须这么常常干,穿着起球沾满灰尘的围裙被炉火熏出一身汗,即使如今孕相已经很明显。

艾丝兰被烟火呛到了,咳起嗽来,脸上沾到了些许炉灰变得脏兮兮的。

“离远一点,别把灰扇出来,吃饭前记得去洗个脸。”刚满四岁的艾丝兰听到了母亲的告诫。

 

 

彼得不情不愿地走到了后院,父亲很快看见了他,微带怒气的喊道,“怎么才来!还不赶紧走过来!”

行吧,看在今天是艾丝兰生日的份上。这么想着,彼得终于走向了他的父亲。

-----------------------------------------------------------------------------

超爱的一本书,先不说名字,提前看了的话肯定会知道(不想剧透)

[冰中心] without star 05.

  架空非国拟

   当事情关乎到一笔巨大财富的时候,人类的贪婪就会像毒药一样流淌在血液里,叔叔们侄子们堂亲们,那些几乎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们,抱有侥幸心理想占点便宜的远亲和自称的友人们,都从阴暗的角落里冒了出来。*1

  门被打开,黑色的丧服阴沉的脸,坐着的黑色柱子们齐齐回头,像乌鸦,不祥的鸟儿,眼里泛着可怕的光。艾斯兰看到见过的人,更多是没见过的人。他瑟缩在哥哥身后,被哥哥带着到中排的空位坐下。

   穿黑色长袍的神父举着蜡烛走上台,说着长长的祷告词,但艾斯兰只是盯着那黑色的棺材看,他的父亲躺在里面,手里还攥着自己硬塞进去的星星。当他们一个个走上去与逝者告别,他明白,盖子一旦盖上,就再也见不到了。艾斯兰像是在梦里,悲伤的梦。

   

      该是庄严肃穆的场合却弥漫着急躁的气氛,轻微的跺脚声清嗓子声和摇晃的身体。对某些人来说是一瞬,对某些人来说是漫长。

   又有一个带圆框眼镜的男人走上台去讲着些什么,艾斯兰有些瞌睡,头一点一点的。他哭了很久,诺威将他抱离父亲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他入眠,可半夜醒来还是会止不住的抽噎,那时诺威也一样,更用力的握住他的手,仿佛温暖能传来力量。

   “哒哒哒”尖锐的声音愈来愈近,高跟鞋撞击地板,惊醒抬头发现一个满脸皱纹的女人对他怒目圆瞪。一个巴掌打在了他脸上。即使带着黑色的面纱她红色的头发仍然刺眼,不过这都比不过她尖利的嗓门吐出的话语“你这个私生子!在自己父亲的葬礼上还敢睡觉?!你还有脸?!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野孩子还想分得家产?!怎么对得起我姐姐?!”

    很久未有人对他表现出如此直白的敌意,更没有人为此打过他。艾斯兰被吓到了。在对他的存在稍有异议的与父亲交往的人们中,他也从未见过她。捂着脸想往后退,却被椅背挡住,他只好把自己缩成一团,不去看的周围人看好戏的目光。

TBC.

超级短……*1改编自《布达佩斯大饭店》台词